威斯尼斯人wns2299登录-主页

En
  • 清华大学电机系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电机系本科生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电机系研究生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电机系校友会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
电机系微信公众号

校友微信公众号

研究生微信公众号

本科生微信二维码

北京院微信公众号

四川院微信公众号

校友工作

1992级电24班



班级介绍:

1992年入学,1997年毕业,学制五年。班级人数为32人,其中男生27人,女生5人。班主任为窦玉琴 ;辅导员为赵刚。

住宿情况:

男生宿舍28号楼;女生宿舍5号楼。

班级荣誉:

曾被评为清华大学92-93学年度优良学风班;清华大学93-94学年度优良学风班。

班级格言:

抬头望路,低头问心。

班级故事:

219宿舍故事(林勃)

最近些年,开始时髦厌恶碳水,似乎是避之不及的毒药。又也许是像老舍,有了孩子以后,才注意到街上有卖尿布的店。究竟是怎么回事,问问天津蓬佩奥,他应该挺权威。靖江彭于晏,应该也门儿清。但是当年,方便面却是不可多得的美物,即便宜,又好吃。28号楼东门里面,有个小卖部,方便面从低档的5毛,到高档的一块,都有。又也许是5毛通货膨胀成一块,记不清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辛苦寂寞无聊的同学们晚自习回来后,喜欢去买一包方便面充(解)饥(馋)。一时之间,蔚为风气。我当然也跟风,但不自习的我,吃的时候甚羞愧。你知道新约克这地方,集全球之精英,人都像黄蓉一样,鬼灵精怪,像泥鳅一样。班里新约克来的浓眉大眼的黄蓉,一天一个主意,变着法儿折腾。有一次他……这货觉得自己出钱买方便面没意思,提议打牌,下赌注,输了的往外掏钱,没人往回拿,攒够……一块钱,又抑或是一块一…….去买高档方便面。买回来怎么分,我竟然忘了。赌注,大概是一次5分钱?还是一毛钱?总之,infinitesimal。玩了一会儿,新约克黄蓉觉得不过瘾,又有了新主意,太亮了,没气氛,咱们把灯关了吧!于是,一群被vouch要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未来栋梁们,在28号楼一间幽暗的宿舍里,为了卑微的几分钱,开始了搏杀。你妈!我手心出汗!大气不敢出!心在砰砰砰地跳!胜亦欣然败亦喜?不存在的。赢了狂喜,输了,就像输了一个亿。你妈!才几分钱!一边带着对自己的鄙视和审视,一边飙着肾上腺激素,一轮又一轮地搏杀。卑微的赌注渐渐水涨船高,翻呢立,目标达成!赢的当然不是我。但是苦难终于结束了。收摊儿,开灯。你脸都红了!眼睛也是红的!我们几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互相指认着,再忙着跟镜子确认。

饿滴个酿啊,赌红了眼!为了总额一块钱!震惊。

此后这么多年,再没人提过这件事。

218宿舍故事(杨勇)

对1992年那个秋天清华园里的回忆是从老谢开始的。刚进宿舍,就看到进门右手的上铺有人正在忙上忙下,那是老谢的妈妈。老谢是清二代,老爸老妈一起来送儿子上学。老爸应该是去访师拜友了,老妈在帮着儿子收拾床铺。宿舍里的其他人非常羡慕老谢。老谢拿着从家里带来的不老林和肉丸子给我们分享,这两样后来成为了他从老家回学校必带的特产。老谢后来还给我们的一个很深的印象是经常拿数学书当小说来看,尽管电机专业需要的数学知识并不需要那么多,但他还是一本一本的从图书馆借回来读,其中我有印象的一本是小波分析,我翻过几页,完全看不懂。放寒假后回宿舍,小刘经常带的是江苏的肉脯,肉香中带些甜味;我经常带的是湖南的腊牛肉和香肠,都是配啤酒的佐餐好品种。红哥带过洪湖的特产红莲;印象中潘和徐二位一般都是火车上吃剩的东西带给我们,被我们鄙视。

刚开始的几年,忙于学习,碰到有舍友过生日就是我们难得的聚餐的时候。头几次一般是在宿舍,从食堂买一些平时不会舍得的奢侈菜品,再买上几瓶啤酒,就能够过一个热闹的小趴体。后来趴体升级了,会到10食堂?二楼去点上几个菜(特别是那道现在还记得的东坡肘子),一起庆祝。花生米是少不了的,有一次晚上在宿舍办生日趴体,喝得比较嗨,大部分人觉得大家都有一些醉意,建议取消晚上的自习。老潘出了个测验的方法,以自抛花生米,然后能否用嘴接住来判定醉否。几轮下来,只有红哥获得完胜。最后,红哥瞟了我们一眼,然后把他的军用小书包一背,对我们说“自习去了”,转身扬长而出,把我们几个剩在房间里目瞪口呆。

217宿舍故事(杨勇)

在我眼里,217是一个比较有个性的团体。小毅是典型的北京娃(现在是不是老炮了?),在宿舍住了不到一年就改走读了,立鼎是我们班难得的艺术家,在宿舍呆了两年就抛弃我们,住到军乐队的集体宿舍去了。这样就空出了两个铺位,直接导致了后来男生宿舍打乱编制,重新分配。赛哥来自于十三朝古都,从骨子里面就散发出贵族的气息,号称围棋业余二段,计算机水平高出我们两筹,吹牛水平比较高。小巴更是牛人,来自广阔的内蒙古大草原,中学连跳两级,比我们其他人要小两年以上,直接成了被班级男生欺负的对象。小巴擅长修理工作,动手能力超强,什么收音机、单放通通都是自己修,如果没有考上清华,可能是南翔技校的高材生。小巴还擅长打游戏,曾经把大富翁用各种方式通关无数遍。小时是学霸型的,刚入校还不显山不显水,后来居然在人才辈出的217成了成绩最好的。217的老大哥应该是老谭了,为人老成、思维缜密、知识面广。除了学习不谈,来自南粤的老谭对煲汤等养生知识也是相当深厚,当年给了我深刻的印象。感觉无论什么话题,老谭都是能够参与的。

这样六个个性鲜明的小伙,碰撞起来经常会产生火花。217的睡前卧谈会是开得比较活跃的,一般流程是某个人起个话题,赛哥积极参与,老谭适时点评,小巴在玩电脑的过程中掺和几句,最后是小时提醒大家明天还要上课,该睡觉了。

一段趣闻(金毅)

入学后才发现,清华男女生比例为8:1,所以各系大部分班级只有一两个女生很正常,光棍和尚班也不少见。相比之下,电24有5朵金花,绝对是走到哪里都被人羡慕的班级。即使如此,一群工科直男凑在一起,茶前饭后虽然聊起女生总是很high,但后面就无下文了。Busy living, or busy dying?川年龄最小,不过花花肠子最多;光和毅有贼心无贼胆,不过在同学中也算是调皮捣蛋的大师级了,三个臭皮匠一合计-拿勃下手!你不是脸皮薄吗?不是不敢主动行动吗?我们给你来个全程操办,生米煮成熟饭。背着勃,三个家伙买好贺卡,商量好约会对象,以勃的名义在卡上小抒情了一下,然后就委托班上其他女生把这个约会邀约给递出去了。既然邀约都送出去了,必须得告诉勃了。勃听到后的第一反应非常剧烈,手舞足蹈,语无伦次,分不清是狂喜,害怕,还是愤怒。三个坏蛋选的还真准,勃心中其实对这个女生还真有那么点意思。这一下突然被直接操办了,心中五味杂陈,其中感受他人自然很难体会。此事虽然最终无果而终,但后来每次提及此事,勃总是感慨万千,本来一门好姻缘就这么被你们这三个家伙给毁了……

夜谈(胡继炜)

说个凶险的故事,军训的时候,汪子和小强和216凑成了一个班,晚上夜谈,我们老郭讲起来根正苗红,那爷爷辈儿是上海的地下党,1949年前夕,被一个姓寿的叛徒出卖,光荣牺牲,小强据说也是一九四九年后才从上海搬到哈尔滨的,寿好像也不是一个很常见的姓,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,如果这哥俩运气不好的话,这得叫世仇啊!要不要血债血偿,我们216六个人,215就只有两人,还是蛮有胜算的,但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们很纠结啊!还是人老郭大度,手一挥,过去的让他过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