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斯尼斯人wns2299登录-主页

En
  • 清华大学电机系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电机系本科生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电机系研究生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电机系校友会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    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
    官方微信公众号

电机系微信公众号

校友微信公众号

研究生微信公众号

本科生微信二维码

北京院微信公众号

四川院微信公众号

校友工作

1985级高5班


毕业合影

班级介绍:

1985年入学,1990年毕业,学制五年。班级人数31人,其中男生29人,女生2人。班主任、辅导员为:胡林之、闫萍、盛新富。

住宿情况:

男生宿舍在1号楼4层455、457、459、460、461、462,女生宿舍在新斋1层751。

在校情况:

1988年-1990年连续三届获得白光杯足球赛冠军。

班级特点:

高学历、高水平、高站位、高境界、高格局;为人朴实、工作扎实、做事踏实、作风务实、底蕴厚实。

班级格言:

电机高五少年行,水木清华一世情。

班级故事:

提笔写班级故事,竟觉无从下手,不是遗忘,而是往事历历在目,有太多的点点滴滴,不知从何说起为好。时光荏苒,三十六年只在弹指一挥间。与其述说大叔大婶们今日的辉煌,莫如为当年的自己画张小像。

足球—高扬的旗帜

八十年代的校园里,足球是学生的最爱,男女比例高达7:1的清华园更不例外。足球是高五班的旗帜,也让高五班成为电机系足球的一面旗帜。高压专业素来女生少,到了85年,入学31人,29名男生,这就注定了大学五年的主旋律,取决于男生的喜好。其实班里入学就会踢球的同学并不多,除了钟明博、庄宇两位校队队员,就只有周青、黄涛、吉占家等几位同学有些基础。但同学们的热情和天赋实在了得,在热衷于与国家队主教练试比高的庄宇同学的悉心指导下,很快就训练出姜秀峰、王学刚、陈运生等一批铁血后卫,他们秉承着“球过人不过”的防守原则,与校队后卫钟明博一起组成了高五班足球队的钢铁防线,为班队在电机系足球联赛中夺得三连冠立下汗马功劳。

大学时代印象最深刻的三件球事,第一件是在大3,连续打败发31、高3两支高年级强队,第一次夺得电机系足球联赛冠军白光杯,创造了低年级班级夺冠的历史,也成就了全班男生历史空前的团结。当天不怕地不怕的班队因感觉不公平,决定单挑84级两个班的师兄打群架时,竟然在班会上以27:2获得高票支持。

第二件是1989春天,以高五班队为核心组建的电机系足球队,勇夺恢复高考后电机系第一个全校足球联赛冠军。决赛地点在西大,与同住一号楼的热汽系队打出了一场荡气回肠的比赛。120分钟内三度落后,三度扳平,最后经过惊心动魄的点球大战战胜对手夺冠。那场决赛的首发阵容中,有周青、黄涛、吉占家、钟明博四位高五班同学,庄宇同学则在加时赛替补登场,并在点球大战中最后出场,绝杀对手。

第三件则发生在大5,班队远征北外,挑战北外足球联赛冠军英语系队,并以2:1获胜。其实那场比赛多少有些动机不纯,假友谊比赛之名,行争夺女粉丝之实,后来诡计未能得逞,没见谁有进一步的故事,实属遗憾。

高五班足球队全家福,前排左起:陈杰、钟明博、宋扬、黄涛、陈运生

后排左起:周青、吉占家、姜秀峰、庄宇、王学刚、文建军、董建新

文艺—多彩的青春

整个八十年代,是一个开放包容、充满激情的年代,是思想解放、百花争艳的春天。与同龄的大学生一样,高五班的同学们真诚、单纯,又文艺、浪漫,对艺术、对思潮、对人生,充满了理想主义情怀。谁也没有想到,来自五湖四海的小小班集体,竟然卧虎藏龙,蕴藏着巨大的能量,并在五年校园生活里大放异彩。班里涌现出两位歌星,还都是球星。一位是庄宇,喜欢民族音乐,音域宽广、音色浑厚,尤爱京剧,与球场上动辄挥拳相向的张扬相比,音乐上显现出难得的少年老成。京剧这个爱好坚持几十年下来,今天他已经是津门屈指可数的大咖级老生票友了,每年校庆回去听庄宇唱老生,也成为高五班一些同学的习惯;另一位则是周青,新生报到时,班主任老胡只瞄了一眼,便将他定义为“不会唱义勇军进行曲只会唱流行歌曲”的上海小开。后来他出手不凡,参加校园流行歌手大赛,获得了第三名。

班里的北京籍同学,个个都有音乐素养,人人都会弹一手吉他。董建新同学还自己作词作曲、自己弹唱表演,甚至自己动手制作吉他。宋扬同学则被任命为校军乐团的团长和指挥。外地考来的同学,虽然音乐素养比不过北京同学,但也都身怀绝技,周爱国同学的书法、陆振华同学的围棋都颇有功力,还有陈杰、徐雄飞等同学痴迷于桥牌三十多年,至今未辍。西北汉子文建军同学有一腔好声音,当上了校广播台台长。当年过生日,请他朗诵我写的诗,余音绕梁三十年,今日想起,还萦绕在耳畔。

还有两位女同学伊彤与杨虹,仿佛被遗忘的玫瑰,静悄悄地开放在男生看不见的角落。还记得伊彤给我的毕业留言:“让我们静静地坐一会儿,你有你的KENT香烟,我有我的白水一杯,从彼此无声的交流中,也许我们就能相互再懂得深一点”。这见地、这气质、这文笔,充满了令人难以忘怀的八十年代的光影。